露營調教女兒   少妇小说 

十八歲的謝心緣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她的那一位四十三歲父親謝志豪。這一天,謝心緣的哥哥;二十歲的謝志平去了露營,只有謝心緣一人呆在家裡。而謝心緣的四十二歲母親,卻忙於她的粵劇歌曲,使謝心緣總是單獨一人留在家裡。



就在這個星期四的晚上,謝志豪忽然對謝心緣說:「心緣!收拾一些衣服,我們去去露營吧!」



謝心緣一聽見,高興得整個人跳了起來,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間去,開始收拾露營的必需品。



跟著,謝心緣愉快地跳上謝志豪的汽車,並坐在謝志豪身旁。開著汽車的音響,耳裡聽著輕快的音樂,眼裡看著窗外往後飛走的風景。偶爾間,謝心緣也會看看身旁的謝志豪,她不由感到有點驚奇,因何謝志豪會單獨和她一起旅行?但謝心緣的心裡,真的非常開心。



以謝心緣這個年齡,確實長得有點矮,屬於小巧玲瓏型。在學校的男生們,大都是這樣認為,但謝心緣有一頭長髮,漂亮的臉蛋,如此可愛的外型,總是受到旁人的讚美。謝心緣有著一張常常微向上翹,非常親切性感的口唇。儘管謝心緣長得嬌小玲瓏,但她常有運動,身材倒也不錯。



他們抵達營地,已經是晚上了。謝心緣從車上取出露營用品,謝志豪開始架起尖頂的帳篷。今日乘了一整天的汽車,也不想煮東西了,晚餐只好吃三明治。



晚餐之後,他們決定在附近探索一下地形,發覺營地是蓋在一處微向下斜的地方。太陽已漸漸下山,但四周還是相當光亮。望著向晚的陽光,殘陽如血,不住地變幻著顏色,一條條彩光,穿過眼前的松樹。



謝心緣走在前面,謝志豪跟隨在她身後。謝心緣一面走著,一面繞著謝志豪戲弄,彼此有說有笑,愉快的笑聲響遍整個夜空。他們俯視著眼前這個壯麗的山谷,遍地都是青草,還長著不少野花,相當美麗。



這時,謝志豪也開始與謝心緣戲耍起來,還想假裝推倒她,謝心緣立足不穩,只好牢牢抓住謝志豪牛仔褲的皮帶。謝心緣知道謝志豪不是真的想推倒她,只是在和她開玩笑。而這時,謝心緣發覺謝志豪偌大的手掌放在她背部,而且溫柔地來回撫摸。



謝心緣別無他法,只有移動身軀離開謝志豪。豈料謝志豪手上一用力,便把謝心緣轉過身來,面朝面的向著他。



接著,謝志豪熱情地把謝心緣擁抱入懷,這種熱烈的擁抱,謝心緣能感到謝志豪強猛的力量,也能感到他下身的硬度。謝心緣突然感到渾身火熱,而謝心緣的胯間,也漸漸感到有些躁動和刺痛。



這種干擾,令謝心緣稍微緊張起來,她用力推開謝志豪。但謝心緣依然假裝著這些只是一場遊戲,但她心中非常清楚,這並不是。



謝心緣告訴謝志豪已經很晚了,也應該回去了。謝志豪握著謝心緣的手,他們開始回去營地。



他們一路走著,謝志豪的手臂一直環在謝心緣肩膀,她很喜歡這感覺,就像她只屬於謝志豪一人似的。謝心緣把整個身軀依偎著謝志豪,直往營地方向走去。



謝志豪在謝心緣耳邊說:「天空依然是這麼美麗。」



原本橙紅色的雲彩,現已逐漸被紫藍色掩蓋住。數百萬顆星星,開始掛在半空閃動。在城市的時候,總是無法看到這麼美麗的景象。



謝志豪又提議,說:「回到營地後,不如先換上睡衣,再燃起一堆火,我們可以看一整夜星星,或許可以看見流星也說不定。」



回到營地,謝心緣向謝志豪說,她需換了衣服便馬上回來。當謝心緣脫掉內褲時,竟發覺整條內褲已濕了一大片,而這種狀況,只有謝心緣在手淫時才會出現。



謝心緣想:「這究竟是甚麼原因,莫非是因為剛才爸爸嗎?哪怎會呢?他是我爸爸呀!我怎可能會這樣想。但這又是甚麼原因?難道是山嶺的潮氣?」



謝心緣走出帳篷,謝志豪坐在火堆旁。她走到謝志豪身前。謝志豪拍拍身邊的毯子,並告訴謝心緣坐下來。



謝心緣依言坐下,謝志豪把她拉近他的身邊,讓謝心緣傾斜地緊挨著他的身體。謝志豪溫暖的身軀,使謝心緣感到很舒服。



謝心緣將她的頭靠在謝志豪肩膀上。而謝志豪的手開始繞了過來,接著在謝心緣腋下搔了幾下。



謝心緣格格的笑了起來,努力地扭動身體,想要離開謝志豪。可是謝志豪竟用力箍緊謝心緣,無可奈何,她只好放棄掙扎。



接下來,謝志豪拉起謝心緣寬鬆的睡衣,從她的脖子脫了下來。謝心緣整具青春完美的身子,全落入謝志豪的眼裡。謝心緣想用手掩蓋,可是她的手腕已被謝志豪握往,教她動彈不得。



謝志豪的手放在謝心緣的肚子上,緩慢地向上移動,直到他的大手握住謝心緣的乳房。



給謝志豪這樣一捏,謝心緣的乳頭馬上硬起來,她感到它們將要爆破似的。如此又漲、又突的艱澀感覺,這是謝心緣不曾有過的。



謝志豪的手指在謝心緣的乳房上運轉,溫柔地摺磨它們。謝心緣很是害怕,但又舒服,她有好閉上眼睛,慢慢享受謝志豪帶來的快感。



接著,謝心緣感覺謝志豪的頭倚靠過來,開始吸吮她的小乳頭,並用手堅定地捏住她的手腕,讓她無法作出反抗。



謝心緣的意識慢慢開始迷糊,只聽到自己的呻吟聲:「嗯!哦!喔!啊!唔!啊!」



這感覺太美妙了,謝心緣的腰臀像有自己主意似的,自然地、淫蕩地擡起臀部擺動。沒想到如此淫蕩的舉動,竟然會發生在謝心緣身上。而這一切,都是謝心緣從來沒試過的,讓她感到一陣眩暈。



謝志豪不停地用力吸吮謝心緣的乳頭,她亦同時感到謝志豪的手往下移,來到她的兩腿之間。謝心緣本能地為謝志豪展開雙腿,渴望他的愛撫。



終於,謝志豪的手竄進謝心緣的短褲,撫摸她那濕得不成樣子的陰部。謝心緣意識得到,她的臉已經變得又熱、又紅了。



謝志豪放開謝心緣的手腕,雙手扯下她的短褲。又再用力握住她的雙腕,把她的雙手推過她的頭,開始分開謝心緣的雙腿。



謝心緣羞得閉上眼睛,但因為太過緊張,令謝心緣雙腿緊緊的合著。可能謝心緣實在是驚嚇過度,她很想便此停止下來。



這一切簡直像做夢一樣,實在令謝心緣難以置信,她和她的親生父親謝志豪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時之間,謝心緣整個人像飄飄、浮浮似的。此時,謝心緣感到謝志豪的舌頭正在舔吮她的陰戶,並在她那突起的陰蒂上吸吮。



每當晚上謝心緣睡覺前,她都經常用手指磨擦自己的陰蒂,但現在的感覺,竟比自己撫弄好上百倍。



強烈的快感,讓謝心緣開始大聲呻吟,更使謝心緣高挺著臀部,儘量湊近謝志豪的嘴。



謝志豪一面舔著謝心緣的陰唇,一面用手指插入,似乎是插入兩根指頭,但謝心緣卻不能肯定。繼而謝志豪的大手,同時攀上謝心緣的乳房,用他的手指摺磨謝心緣的乳頭。



那是甚麼的感覺,竟然會如此地美好,雖然乳頭有一點點疼痛,但在謝心緣體內深處,這種摺磨是多麼令人快樂。



謝心緣開始迷茫,她除了不想謝志豪停止外,再沒有其他事情了。



謝心緣清楚地感到,謝志豪的手指在她的陰戶內攪動。謝心緣的氣息立即急促起來,頭部不停地晃動。謝心緣渾身是汗,身體也開始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欲潮不住冒升,而且越來、越迅速強烈。



謝心緣終於高潮了,淫水洶湧而出。謝心緣高聲呻吟,用力挺高她的陰戶,緊緊貼住謝志豪的嘴唇。



熱潮緩緩下降,但謝心緣仍能感到心房使勁地敲打著。她除了聽到自己的喘氣聲外,再也聽不到任何的東西。



在謝心緣異常興奮的當兒,她的一對手腕,竟被謝志豪用她的內褲捆綁住。



接著,謝志豪站起身來,從上往下看著謝心緣。她無法與謝志豪的目光相接,謝心緣突然感到非常窘迫和害怕。



謝志豪站在謝心緣身前,她清楚地看見謝志豪胯間的巨物,把褲子高高的撐起。最後,謝志豪拉下牛仔褲的拉鏈,掏出他那一根又大、又粗的陽具。



謝心緣還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的陽具,比她想像中還要粗大得多。謝志豪的龜頭很大,幾乎像夜空一樣呈現著紫紅色。謝心緣瞧著這根陽具,她感到周邊像完全靜止下來。



謝志豪對謝心緣說,要她含住它。而謝心緣連想也不想,便依照謝志豪的話做,謝志豪告訴謝心緣,要她用力吸吮它,像吃冰棒一樣。謝心緣照做,謝志豪不停開聲教導她,要她如何做,如何吸吮他的大肉棒。



不一會,謝心緣感覺到謝志豪的陽具有了極大變化,和他的氣息也跟著急促。謝心緣心裡很高興,可以令謝志豪興奮,令她覺得相當自豪。



謝志豪抓緊謝心緣的腦袋,不斷挺動他的陽具,出出、入入的抽插謝心緣的小嘴,抽插得她口腔內有點疼痛,但她卻不想謝志豪停止下來。



謝志豪沒有理會謝心緣,只是固定住她的頭和手腕,他那一根粗大強壯的陽具,不停地往謝心緣喉頭深處插,把她小嘴塞得滿滿的。謝心緣口部沒有一絲空隙,只能靠鼻子來呼吸,令她感到十分辛苦。



然後謝心緣聽到謝志豪開始呻吟,而他的臀部動得更厲害,父親的大陽具用力的抽出、插入,每一下都直插入她喉嚨深處。



突然之間,謝志豪射精了,全射進謝心緣的嘴裡,讓她能慢慢品嘗她親生父親那精液的味道。



當謝心緣想把陽精吐出來時,謝志豪堅定地抓住她的頭,謝心緣明白謝志豪的意思,別無他法,她只好把謝志豪的精液咽下肚子裡。直到謝心緣把全部精液吞掉,謝志豪的手才慢慢松開,退了開去。



謝心緣的雙手還是給捆綁住,但她還是設法站了起來。謝心緣一時不知道該做甚麼,只好跑回帳篷裡。



謝心緣躺了下來,想著剛才的一切,最後終於睡著了,當謝心緣醒來時,已經是黎明。



謝心緣發覺帳篷裡只有她自己一人,但謝心緣聽到,謝志豪正在照料著營火。謝心緣現在仍是全身赤裸,八月的早上,天氣還是有點寒冷。



謝心緣看看自己的手腕,依然是被捆綁住。謝心緣想了想,決定走出帳篷,她要謝志豪替她解除束縛。



當謝心緣走出帳篷,謝志豪正在火堆旁喝著咖啡。謝心緣赤裸的身軀走到謝志豪面前,而雙手仍是給那條內褲綁住,讓謝心緣感到十分窘睏。



謝志豪擡起頭,看見謝心緣站在那裡,便放下手上的杯子。



謝心緣咬著嘴唇,低頭瞧著地下,設法不聽到自己的聲音,說:「嗯!爸爸!這樣給綁著,太過羞人了!」



謝志豪站起來,用手擡起謝心緣的下巴。當謝心緣向上看他時,她看見謝志豪正向她微笑。這種笑容,似乎有點嘲笑的意味,又像似對她感到很滿意。



謝志豪伸出手臂將謝心緣擁抱住,她感到一股愛意湧上心頭。謝志豪在謝心緣前額吻了一下。



謝志豪低聲地說:「我的寶貝,你真是個很美麗的孩子。我真不能相信,你竟是我的好女兒。」



謝心緣聽得臉上一紅,怯怯地說:「多謝你,爸爸。」



謝志豪從口袋裡取出瑞士軍刀,打開刀刃,溫柔地把謝心緣手腕的內褲割斷。



謝志豪笑著說:「為了讓你感到羞恥,卻浪費了一條內褲。」



謝心緣格格地笑著說:「沒問題的,我身邊還有帶著。」



謝志豪說:「好了!你先洗把臉,穿回衣服,今日打算來一次徒步旅行。」



謝心緣返回帳篷,抓起衣服便跑到營地的浴室。謝心緣的心情很愉快,昨晚她和她的親生父親已分享到那種東西,而且是如此地美好。



謝心緣想:「我很想知道爸爸是否還會和我做愛,但我能這樣想嗎?」



謝心緣迅速地梳洗完畢,跑回營地。吃完一頓早餐,便開始他們的徒步旅行。



今日天氣很好,四周很涼快,夾著微微的暖意。天空碧藍藍的,沒有一點烏雲。他們向前走,直來到一條小徑。



謝志豪決定要挑戰一下,當然他知道謝心緣也能應付。他們向上爬,攀過巨大的石頭,最後他們到達山頂。這一段路程,他們沒有說甚麼話,只是全神貫注的攀爬。



來到山頂,謝志豪提出應該吃午餐了。謝心緣坐在一塊大石上,俯瞰遠處的風景。真的難以置信,幾裡外的山谷,依然清楚入目。



甚至那些空氣,聞起來也與別不同。謝志豪給謝心緣一個三明治,謝心緣邊吃、邊想著昨夜的事。這似乎全部都是一種幻覺,但謝心緣知道並不是。



謝心緣看看手腕,仍留著被內褲綁住的痕跡。謝心緣怔怔的看著這個羞恥的標記,心裡竟然有點自豪感。



當謝心緣望向謝志豪時,她發覺謝志豪也正注視她。而在謝志豪的目光下,讓她臉紅起來。



謝志豪微笑著問:「心緣!是否很好!」



謝心緣問:「是的,爸爸,為甚麼你這樣問?」



謝志豪站起來,並向謝心緣走來,說:「你今天看起來非常安靜,你真的沒事嗎,我想得到你的答復?」



謝心緣想:「噢!爸爸是開玩笑嗎?」



謝心緣說:「爸爸,我沒事,我非常開心。因為有爸爸在這裡,已經勝過一切,我真的很好!」



謝志豪在謝心緣的跟前停下來,把手放在她的肩上,並把她的下巴擡起,讓謝心緣的俏臉向著他。



接著,謝志豪彎下腰,吻上謝心緣的嘴。他一邊吻著謝心緣,一邊用雙手不斷地在謝心緣背上撫摸,還用力把謝心緣拉近緊貼他。同時,他的舌頭鑽入謝心緣嘴裡。



謝心緣不是第一次接吻,在學校時,也和一個男生來過幾次。謝心緣把她的舌頭伸進謝志豪的口腔,並且和他糾纏起來,而謝心緣熟練的舉動,令謝志豪有點驚訝。



他們站住吻著對方,像永遠不會完似的,彷佛感到只是在做夢,世上再沒有其他,只有謝心緣和謝志豪兩人。



終於,謝志豪停了下來,站在謝心緣的眼前,而謝心緣也看到他胯間那堅硬。她害怕起來,再不敢看謝志豪的眼睛。



謝志豪必定是發現謝心緣的窘迫,便對謝心緣笑著說:「我們回去吧。」



他們沿路回去,爬下山回到他們的營地。謝心緣在路上不斷地想,她想知道今晚將會有甚麼事情發生。



謝心緣在謝志豪的建議下,她先去洗手洗臉,再去準備今日的晚餐。



當謝心緣從浴室回來時,謝志豪已燃起爐火,他們安靜地煮著晚餐,彼此的心中,可能都在猜測著一件事。而謝心緣所想的,卻是謝志豪是否會和她做愛,把他那又粗、又大的陽具插入她的陰道。



謝心緣對性事已經很瞭解,是從學校裡的女同學得知。但謝志豪是她的親生父親,謝心緣能和謝志豪做這件事麼?但謝心緣不懷疑,謝志豪確實想要她。



雖然口裡說說沒關係,但當真正和謝志豪做愛,卻是另一回事,或許他們會做和昨晚一樣的事。是的,那種事情,確實令謝心緣感到很奇妙,她真的願意和謝志豪再做一次。尤其是謝心緣被綁著雙腕,雖她感到有點小小痛苦,但那感覺實在令人興奮。謝心緣真的是不會明白痛苦竟然會讓她感到興奮。



謝心緣思索之間,卻感到謝志豪的注視,謝心緣一面攪混那些湯,一面深情地看著謝志豪的眼睛。



謝志豪問:「湯已經好了嗎?我的孩子。」



謝心緣說:「噢!差不多了,爸爸。」



謝心緣很擔心這頓晚餐,不知餐後會有甚麼發生。在一頓蔬菜湯和煎蛋的晚餐後,他們徹底把一切清理好。彼此甚麼也沒做,只是面對面的坐著,看住眼前的火堆。



突然,謝志豪微笑著問:「心緣,你和我這個老頭在一起,會感到開心麼?」



謝心緣說:「當然,爸爸,我喜歡這樣,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我便很開心了。」



謝志豪同意地點點頭,說:「我也是,心緣,你坐到我身旁來。」



謝心緣緊貼著謝志豪坐下來,並把身軀依偎著謝志豪,低聲說:「爸爸!我很愛你!」



謝心緣感到謝志豪的手臂圍繞過來,將她抱住,也低聲說:「我也愛你,你真的令爸爸很愉快。」



他們就這樣緊貼往坐著,謝志豪的手已緩慢地移動,沿著謝心緣的肩下滑,來到她的胸前,謝心緣感到謝志豪的大手握住她一邊乳房。



謝志豪說:「好飽滿美麗的乳房。」



謝志豪的語氣,像似是發表意見。但謝心緣注意到,謝志豪的聲音聽起來確有點不同。



謝心緣因為感到酸軟,不由格格笑起來。但謝志豪卻沒有因此而停手,他隔著謝心緣的襯衫,開始捏玩她的乳房。他的拇指和食指,卻夾著謝心緣的乳頭撚弄,最後他把手探進謝心緣襯衫裡,繼續玩著。



謝志豪問:「你喜歡我這樣玩你嗎?」



謝心緣喘氣,說:「喜歡,爸爸玩得我好舒服,真的很好。」



謝心緣知道自己的聲音有點乾澀,同時她已感到陰戶變得很濕潤。謝心緣不斷地在謝志豪的愛撫下作出回應。



謝志豪說:「把衣服脫下。」



謝心緣不假思索,解開了鈕扣,從肩上把襯衫滑下。謝志豪又叫謝心緣臥在毯子上,謝心緣依然照做,當謝志豪緊靠著謝心緣,並吸吮她一邊乳頭時,謝心緣開始渾身哆嗦。



接著,謝志豪的手向下移,然後鬆開謝心緣的牛仔褲,並且跪起來,彎腰脫掉她的牛仔褲,同時把她的內褲一起脫去,讓謝心緣全身赤條條的臥著。



謝志豪便這樣的呆著,望著謝心緣的裸體好一段時間,誇張地問:「你真的很美,喜歡謝心緣吻你下面的陰唇麼?爸爸的寶貝小女兒。」。



謝心緣不敢睜大眼睛看謝志豪做甚麼。她卻感到謝志豪在她雙腿間跪下,把臉湊到她的陰戶上,並用手指分開她兩片陰唇,露出她鮮嫩的陰肉,同時開始吸吮起來。



謝心緣已經很濕了,她能清楚聽見謝志豪吸吮淫汁的聲音。而且又用他的手指玩弄她,謝心緣只能盡量張大雙腿滿足她的親生父親。



這時,謝心緣極想有一件東西能插進去,填滿她的陰道。謝心緣的陰道實在癢得要命,也快要瘋了。



謝心緣真的想哭了,說:「爸爸!請!請和我做!」



謝志豪移開嘴巴,的聲音非常刺耳,命令著謝心緣,說:「要我做甚麼?我的女孩,告訴我,懇求我。」



謝心緣低聲說。「跟我做愛!爸爸,我求求你,我需要!我需要你的大肉棒來操我,讓爸爸的大陽具插入我的小嫩穴裡面。」



謝志豪問:「我的好女孩,你可有給別人插過?」



謝心緣說:「沒有,爸爸。我從沒給人弄過。仍是處女,只是有一次,而那次還是隔著衣衫玩的。」



謝志豪站起來,拉下他的褲子,跪在謝心緣腿間,並提著他的陽具抵住謝心緣,用他的龜頭不停磨擦謝心緣的陰戶。



然後,謝心緣感到龜頭緩慢地進入,這就是她想要的陽具。謝心緣還想要更多,她要謝志豪的整條陽具全插入她陰道。謝心緣再也忍不住,只好把臀部往上挺。



謝志豪向謝心緣發著噓聲,說:「你真是很淫蕩,如此猴急的要我進入,告訴我,你到底想要我多少?」



謝心緣哭著懇求著說:「是的,爸爸,請你操我,我要爸爸的整條陽具插進去的感覺,求你快來抽插我!幹我!」



謝志豪移動了一下,接著他的大陽具強猛地插入。謝心緣登時感到一陣火烙似的疼痛,然後又一陣跳躍的隱痛。



謝志豪一出一、入地移動陽具,開始抽插,接住又深深的穿刺,痛苦和快感慢慢混合起來。謝志豪有節奏的戳刺,謝心緣卻儘量迎合他。



謝心緣真的不敢相信,她的童貞竟被她的親生父親奪去,這是多麼不真實,但又確實如此,而且給親生父親那一根大肉棒抽插她的小浪穴,竟讓她更加狂熱。



謝心緣感到謝志豪真的很粗大,一次又一次把她捲入深淵。謝志豪抱緊謝心緣,並翻過身來,讓謝心緣騎在謝志豪身上,而他的陽具,依然插在謝心緣體內。



謝志豪說:「讓你來幹爸爸,我的好女孩,用力移動你的臀部操我,讓爸爸在你炙熱的陰道裡射精。」



謝心緣運用她的膝蓋和臀部,開始上下晃動臀部,讓謝志豪的大陽具不停出入她那小嫩穴。而謝心緣的汗水不停往下流,但兩相比較,還不及謝心緣陰道的淫水厲害。



謝志豪也開始挺動腰臀,他似乎要射精了。謝心緣知道謝志豪快要來臨,她更加迅速的晃動套弄他。



謝心緣盡可能讓謝志豪插入她子宮裡,她努力地要謝志豪在她裡面射精,當謝志豪用手玩弄謝心緣陰蒂時,不由令她到十分驚訝。



謝志豪說:「讓我射精,幹得好,繼續這樣!讓我們高潮!讓我們一起射精,我的好女孩。」



終於,謝志豪射精了,謝心緣能感到謝志豪的第一槍,直射到她子宮深處,接著她也高潮,來得是如此地強烈。



謝心緣騎在謝志豪身上,身軀不住地抽搐,陰精也狂泄而出。謝心緣軟倒下來,把頭放在謝志豪胸上,享受那快樂的餘韻。



這時謝志豪還用力抓住謝心緣,陽具仍不停地抽插,像要把他最後一滴精液都擠出來。他們彼此移動臀部,汗水和身體一起慢慢的融化。謝心緣從沒想過,原來結束的感覺是如此美好。



他們完事了,彼此擁抱躺著。謝心緣還認為已經打了一會兒瞌睡,只感到相當舒服。謝志豪在謝心緣耳邊說,他們也應該睡一會了。



謝心緣滑下身體,並且站起來,才發覺謝志豪的陽精從她的陰戶流出,謝心緣禁不住想嘗一下謝志豪的精液,便用手指探入陰部,手指沾滿了精液,接著謝心緣放入口中,把精液全部舔去。



謝心緣竟然能品嘗出謝志豪精液的含鹽量,而且還混合著自己的淫精呢。隨即謝心緣發現謝志豪望著謝心緣,還對著謝心緣微笑著說:「你真是個淫蕩的女孩。」



謝志豪握住謝心緣的手,拉她回到帳篷,那天晚上,謝心緣靠在謝志豪胸膛和手臂睡著。



第二天早晨,他們收拾好一切回家,距離家門尚有十五分鐘路程時,謝心緣問:「爸爸,我們會再次這樣嗎?」



謝志豪問:「甚麼這樣?你是指露營嗎?」



謝心緣口吃地說:「不是。我的意思是!嗯!嗯,做愛。」



謝志豪說:「我的寶貝,當然會。若不然,誰來教導你成為淫蕩的女人。」



謝心緣開朗地微笑起來,她幾乎不能再等待了,她那小手已經從謝志豪的褲襠裡,把那一根大肉棒拉了出來套弄。跟著,謝心緣的小嘴很快的把她親生父親的大肉棒含住、吸吮。



只有十五分鐘的路程,謝志豪也捱不住,他很快的把汽車駛進樹林。跟著,謝志豪馬上在車上把他的淫蕩親生女兒狠狠地抽插了一個多鐘後,他們父女倆人才開車回家。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