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怪談-馴服美母1-4   少妇小说 

「你無恥!」莉莎大喝一聲,挺起長矛,直刺羽胸膛,「小心!」「當心!」

山,還有後麵的猛都來不及出手相救,唯有出言警示。但莉莎出手很快,眼看著

就要將長矛刺入羽的胸膛。這時,羽突然動了,他雙手發力,用自己的長矛將莉

莎的長矛向外一磕,立即磕開。莉莎全力出擊,一下子收不住手,身體向前撲去。

羽順勢丟掉長矛,抓住莉莎的手腕,借力將她提了過來。莉莎不會束手就擒,如

跳上岸的大魚一樣,奮力掙紮。但羽幾下就把她雙臂別在身後,抽出她腰裙上的

束帶,捆住了雙手,又將她雙腳向後背過,捆住另一邊。這時,莉莎的部眾才如

夢初醒,企圖衝過來救自己的首領,但羽的部眾已經擋在了前麵,雙方又要動手。



「我現在已經被你們其他兩路人馬推選為大首領,你們想跟其他兩路人作對

嗎?」羽的話讓羅?人瞬間失去了信心,確實,不好麵對大首領動手。即便是,

這個大首領來的有些莫名其妙。「凡是歸順者,免死!」羽看準時機,忙大聲宣

布免死,看著已經放棄抵抗的羅?人,莉莎真的有些絕望了。



羽被選為大首領,雖然還需要個儀式,但這個也不著急,他可以先行使大首

領的權力。冷月則被看管起來,他的部族已經被劃歸山麾下,猛則成了別的部族

的頭領。沒有太幹涉羅?人,羽讓他們各個部族繼續由原來的頭領統治,失去頭

領的,自行推選,隻在關係到全部落的大問題上,羽才會管。雖然這麼處理,羅

?人也就是被暫時的安定,並沒有徹底解除對月亮部落的威脅,但大戰過後,雙

方都是元氣大傷,要休養生息好一陣,還要防備其他部落的覬覦,所以羽有時間

處理問題。



回到部落營地後,簡單的安排了人事,羽便帶著自己的戰利品,安莎母女三

人,也就是自己的母親姐姐和妹妹到了自己的大帳,曾經是冷月的大首領幕帳!

作為大首領的幕帳,比起普通頭領的幕帳要寬大得多,而且是一大一小兩個幕帳

並聯而成。大的幕帳是大首領召集各部頭領議事的地方,後麵小一些的幕帳則是

大首領休息場所。月亮部落是個龐大的部落,有大小部族三十多個,所以,大首

領議事帳各位寬大。鹿皮包裹的圍擋,地麵上鋪著各種獸皮做成的毯子,大首領

的位置更是有虎皮,鹿皮,水貂皮,三層裘皮鋪墊,格外顯眼。不過,此時的羽

在大帳?卻並沒有議事,寬寬大大的帳篷?,隻有他和安莎母女,也就是自己的

母親和姐妹。三個女人都是赤裸裸的,他自己更是一絲不掛,粗大硬長的雞巴爆

挺著,正在對三個女人凶悍的殺伐!



安莎四肢著地,如一匹高大肥壯的母馬,撅著圓滾滾的大屁股,頭趴在手臂

上,被羽瘋狂的在後麵奸淫著。「啊,頂穿了,穿了,啊,呀!」羽的大雞巴就

如同一條巨大的錘子,一下下擊打在安莎的花芯上,每次撞擊都是竭盡全力,大

有鑽進他的老家才罷休的意思。安莎已經將大屁股抖動得飛快,企圖化解掉一部

分衝擊力。但羽不會讓她如願,雙手抓住她肥大的屁股,牢牢的將其控製在自己

身前,大雞巴爆挺到最大,雞巴上虯結的脈絡,清晰突兀,每次抽出都會帶出大

量淫液,回填時,則會更加有力的劈開安莎的蜜穴!



「饒了我,啊,饒了我吧!」安莎的蜜穴已經開始陣陣有規律的收縮,並且,

越來越頻繁,她又要高潮。而羽也感覺到了安莎體內的變化,奮力的將大雞巴搗

動,如搗蒜一樣,不顧她的死活。「哇,嗯……?……」安莎已經說不出話,隻

能從喉間發出毫無意義卻讓人聽了心?發毛的種種怪聲。突然,安莎猛地後坐幾

下大屁股,羽也反擊的奮力往回死頂幾下,「哇……」安莎一聲長嘯,直透屋頂,

花芯突然大開吐出大量花蜜,同時將羽的龜頭死死吸住,整個花房開始強力收縮,

企圖將羽的精華吸出來!羽雙腳後蹬,大雞巴全部頂入安莎玉道內,趁著她花芯

大開的空當,竟然將大龜頭頂入了花芯,直搗入子宮!



「呃……」安莎整個人如痙攣的篩動起來,羽怒吼著將滾燙的精液射入了曾

經孕育自己的子宮中!安莎的子宮順利的接收了出自於自己的,如今又回流的帶

有生命精華的種子,不過,滾燙的熱度,巨大的數量,還是讓這成熟完美的子宮

有些應接不暇,顫抖著,一縮一縮的,努力保住這些精液卻還是有一些被擠出來。

被炙熱的精液一燙,安莎再次泄身後暈了過去,羽射精後也是渾身無力,感覺自

己的魂魄似乎都鑽回母親身體?了。他也不抽出大雞巴,隻是將大雞巴繼續留在

母親體內,同時緊緊的抱住那肥大的充滿生育力的屁股,伏在母親背上大口喘氣

著。



好一會兒,他喘了口氣,似乎恢複了氣力,抽身而起,看著四肢都被捆住,

固定在地上的莉莎,以及同樣被捆住,卻是高高撅著屁股的斯金娜,咧嘴笑道:

「母親肯定先有我的孩子,姐姐和妹妹就努力看誰第二個有吧!」聽了他的話,

姐妹二人的反應卻有些出乎意料,莉莎竟然努力的伸展了一下身體,而斯金娜則

將屁股撅得更高一些,羽恍然大悟,自己這母親和姐姐妹妹,平時都是無男不歡

的人物,傳言母親安莎曾經一夜和八個男人交歡,第二天照樣在戰場上威風八麵,

那八個壯男卻都被累趴下了。



難怪自己第一次被母親抓住,在跟她瘋狂交歡一夜後,竟然對自己有所依戀,

這全是被自己雞巴肏服的。「你們兩個都不錯,不過,我先肏哪一個呢?」「我!

部落長老都說我善於生孩子!」「我也能,我的孩子比她的還多一個呢。」「你

比我大幾歲,比我先找的男人你怎麼不說?」「我經常對外作戰,你沒事就找男

人,怎麼不說?」看她們手腳被綁著卻還在爭吵,羽也覺得有意思,便說道:

「你們不用爭了!我把你們放開,同時肏你們兩個,看你們哪個先不行。我就先

射到另一個體內,剩下的再射給先不成的,怎麼樣?」「好啊,看誰沒用!」

「來就來,怕你不成?」羽解開他們,說道:「你們別想逃走,這外麵有我最勇

猛的兩個勇士,也是我的好兄弟在領兵保護,除非是我下令,否則,就是隻蒼蠅

也別想飛出去。」



「你要是能把我肏服,讓我樂夠,就是轟我走我也不走!」莉莎還是比斯金

娜更直白,斯金娜看莉莎說了,自己也表態道:「你要是能讓我每天都樂,我也

不會走,我的部族就是我的陪嫁!我也生過兩個孩子了,比母親當年還會生。」

羽將二人麵對麵放倒,莉莎在下,斯金娜在上,跪在她們身後,說道:「哼!長

老說我天生就長了條克製淫婦的雞巴,我是你們的克星,天生的克星!」「哇

……」莉莎第一次麵對羽的強行闖入,雖然做好了準備,但還是被肏得慘呼起來。

「呀!」斯金娜下麵還沒有完全複原,羽的侵入再次讓她感覺到被分成了兩半似

的,可強烈的充實感也讓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沒想到羽竟然是想一挑二,莉莎大驚,「嗨,你一個一個來肏我們,別逞強

啊!」話沒說完就是一聲尖叫,羽懶得和她廢話,就直接以實際行動讓她閉嘴。

他凶狠的將大雞巴往莉莎身體?一頂,粗壯堅硬的雞巴直達花芯,硬是碾得莉莎

花芯大張,又痛又樂的感覺直達胸膛,鑽到了大胸脯下麵!斯金娜沒有吭聲,可

羽也沒有放過她,「哇……肏穿了!」劈山開路的大雞巴,照樣直達穴心,碾得

斯金娜也手舞足蹈。羽輪番插入,斯金娜和莉莎兩人的蜜穴都沒有閑著的時候,

二人分泌出的淫液被羽的大雞巴帶出,開始還是點點滴滴的,到後來簡直如斷線

的珠子一般,十分壯觀。



二人的叫床聲也是此起彼伏,似乎隻有叫得更響亮才能抒發她們心中的不知

是苦是樂的快慰,隻有叫得更響亮才能讓羽更加凶悍的奸淫她們!曾經是死敵的

姐弟兄妹三人,如今卻赤裸裸的在一個帳篷?糾纏,抵死纏綿著,斯金娜和莉莎

都已經泄身了七八次,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羽才怒吼著將火燙的精液射進她們

的子宮!沒有偏向,每個人都有,雨露均沾。休息了好一會兒,羽才從兩具豐滿

的肉山般的身體上爬起,調勻了呼吸。而安莎也已經醒來,神情憨懶,卻眼含春

色的看著羽,看著自己這個已經成為大男人的兒子!



「你沒有累壞吧?」安莎的聲音很溫柔,跟戰場上凶神惡煞的她截然不同。

「怎麼?你還想試試?」羽淫笑著坐到安莎身邊,將她抱在懷?好一通親。手上

還不老實,一邊把玩著那對本該給自己充足食物,卻沒有吃到多少的大奶子,一

邊撫摸著安莎健美豐滿的身體。「哦,你真是太強了!不過,我想你該去找一下

巫師,我有感覺,已經懷上你的孩子了。」終於被放開嘴巴,安莎沒等喘過氣來

就說道:「我是你媽媽,按照以前的經驗,如果是我們這樣的情況,生下來的孩

子有可能會長不大,或者是殘廢。所以,你應該請巫師去幫你祈禱。」羽有些興

奮的摸著安莎的小腹,說道:「你確定?我剛才太用力,恐怕已經提前跟我的孩

子打招呼了。」「也是跟你的弟弟妹妹打招呼,???……」安莎笑得很放蕩,

她一手抓住羽已經軟下來的雞巴,起身彎下腰去親了親,說道:「你天生是女人

的克星,更是我的克星!你是第一個在床上和戰場同時把我打敗的男人!」



「哼,你是我母親,還要為我生孩子,可如果你敢背叛我,就別說我不顧情

麵。」羽對於這個女人,真是不敢太放心。「你是唯一一個能降服我的男人,所

以,你理所當然的擁有我!我絕不會背叛你的。」安莎說得很直白,可羽還是拍

了拍她的大屁股,道:「也許你說的是實話,可為了以防萬一,在生下孩子前,

我是不會允許你離開我部族營地範圍的。」安莎狡黠的一笑,抓住羽的大雞巴說

道:「隻要你每天出去前把我肏暈,我就老老實實的在營地?休息,這樣不是更

好?」說完朝羽擠了擠眼睛,手?更是用力攥了攥羽的大雞巴,羽被她一下子將

欲火勾起,大雞巴迅速雄姿英發!



「天快亮了,我就肏你到天亮,看你是不是真老實?」說著將安莎放倒,擡

起她的雙腿對折向身體,那本就碩大的大屁股更加顯得巨大。「好啊,????,

如果我還不老實怎麼辦?」安莎嘴?跟羽逗著話,手卻開始抓住羽的大雞巴往自

己蜜穴口送,同時聳動蜜穴想要吞入這讓她欲仙欲死的凶器!「那我就肏死你!」

說著羽雙腳用力後蹬,大雞巴盡根沒入,「哇……」安莎一聲長叫,香豔慘烈的

廝殺又開始了。



*************************************



一年後,春暖花開的時節,羽的帳篷比以前冷月的還要大許多,帳篷前的小

草已經開始返青,如一層薄薄的毯子鋪在大地上。帳篷前,一男三女圍坐在篝火

旁,吃著烤熟的鹿肉和野果,說笑著。這正是羽的一家,羽是男主人,他的母親

安莎是大婦,莉莎第二,姐姐斯金娜卻排在了妹妹後麵。安莎坐在篝火邊,懷?

抱著的兩個孩子都已經睡著,而羽卻還不時的盯著她胸前白得發亮的奶子看,安

莎知道,羽也想吃。莉莎和斯金娜各抱著一個孩子,看上去差不多大,事實上也

是,同一天生產,隻是莉莎的孩子是白天生的,斯金娜卻拖到了天黑才生下所以

排在莉莎後麵。



又是兩年過去,羽的帳篷更大了一些,旁邊還多了幾個小帳篷。羽端坐在篝

火旁,安莎,莉莎,斯金娜圍在他身邊坐著,旁邊還有幾個女人,這些都是羽後

來的女人,有的是在跟別的部落打仗時的戰利品,有的是別的部落為了聯合他而

送來的。四個大一點的孩子已經可以到處跑,安莎卻又抱著一個孩子在喂奶,斯

金娜也抱著一個稍小些的在哄著睡覺,莉莎沒有再生,但看她鼓起的肚子,應該

也快了。其她那些女人,也或是抱孩子,或者已經懷孕,沒懷孕的隻有兩個。這

是沒辦法的事情,不能都懷孕,否則羽怎麼受得了?



看著自己的孩子越來越多,看著自己的女人們越來越多,羽說不出的高興。

安莎曾經是自己死敵,但也是自己和自己兩個妻子,以及三個孩子的母親。三年

過去了,她給自己生了三個孩子,身體居然沒有多大變化,如果硬要說有變化也

就是更加豐滿了。屁股更加碩大,奶子更加圓滾,每次孩子吃完都可以給自己留

下許多。自己這樣解決了母親的地位,並且又安頓了羅?部落,不知道在天上的

沙曼長老是否會滿意呢?反正自己是滿意了。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