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迷戀上了與我的激情與快感   少妇小说 

本帖最後由 a062726765 於 編輯



我一覺醒來,雞巴就翹得高高的,把被子都頂出了個小帳篷。突然想起昨天換下的褲子,如果讓妻子看見上面遺留的大塊精斑,那她會有什麼表情呢?



噢,欲火愈發旺盛了。



妻子今天約好了要和同事打牌,並叫大女兒蜜兒一起去。蜜兒一聽就明白媽咪其實是想找藉口讓她去在眾多同事前亮相。於是她哼哼唧唧的說不舒服,賴在沙發上不起來了。妻子怎會不懂呢?但也沒辦法,只得叫了小女兒靈兒一起去了。



她們一走,蜜兒立刻就舒服了。她回房換了套粉色的健美服,把長髮紮成馬尾,然後來到客廳,打開影碟機跟著做起健美操來。



那套二件式緊身服還是蜜兒聖誕節前買的,相當性感,胸部以下一截的白皙腰身展露無遺,臀部也露了大半。



雖然以前她也在我面前穿過。但今天可不同啊。經過幾次強烈的視覺刺激,我可是到了臨界點了:「喂,蜜兒,這裡還有俊男呢!」坐在一角的我忍不住提抗議了。



「呦!爹爹,你什麼時候變成俊男的?」蜜兒不屑的撇了撇嘴。

爹爹是全家對我的愛稱,但蜜兒用得特勤。別看她只有16歲,在我面前卻總是老氣橫秋的,滿口爹爹長爹爹短的,指使我幹這幹那。我懶得和她說,便繼續看起雜誌,但眼睛卻控制不住的往那邊瞟。



「一、二、三、四……聽我的口令,跳……」蜜兒按照指令,雙手叉腰,舞蹈般的跳躍著。胸前那兩團高聳的軟肉,隨著音樂的節奏,劇烈的抖動,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蹦出來。



蜜兒日益豐滿了,尤其是乳房,明顯大了一圈。它們在那略顯小的健美服內被擠弄的情景實在是難以形容。



我直勾勾盯著蜜兒那緋紅的雙頰,盈盈的秋水,細嫩的肌膚,雪白的手臂,可愛的小肚臍,只手盈握的柳腰,飽滿的大腿……小腹裡不禁升起一股熱流,雞巴果不其然的硬了起來。



「哼,往哪看呢?」蜜兒突然對我發起嬌嗔來。我一驚,醒過味來。原來手中的雜誌早不知扔哪去了,我現在是毫無隱諱的看著蜜兒。



「看看怕什麼呀?又少不了你一塊肉。」我腆著臉說。



「呸!爹爹。當心鼻血止不住。」蜜兒俏生生的白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輕啐了口。



她現在明知道我在看,但還是滿不在乎的作起了彎腰動作。



堅挺的臀部下,那窄小的褲衩根本遮不住那微微隆起的神秘之處。聽著輕微的細喘聲,聞著混合汗味的百合般香甜體味,我忽然想起了昨天那些饑渴的神情。蜜兒也許……



當想像著蜜兒用那雙長腿顫抖的勾住我後背,發出婉轉的銷魂嬌吟時,膝蓋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褲襠好像要爆炸一般。真是不敢想像,我居然病態到想要侵犯自己的親女兒!



終於,我鼓起了勇氣,解開皮帶,把長、短褲拉到膝上。亢奮的雞巴蹦了出來,桀驁不馴的向上挺著,青筋暴露。蘑菇狀的龜頭已分泌出粘液,滴落到地毯上,彷佛它也很垂涎眼前的女兒。



蜜兒直起身,一眼就瞥見了那玩意兒。她猛然眼睛圓睜,輕哼了一聲,身子不由自主的連抖幾下。



看著我嘻嘻賊笑,蜜兒狠瞪了幾眼,低低罵了句「流氓爹爹」便咬著嘴唇,喘著粗氣,扭頭向樓梯走去。



我連忙蹬下褲子,趕上去,從背後一把抱住她。雞巴直頂在半裸的臀上,從未有過的快感向我襲來。



蜜兒猛的一顫:「爹爹……你要做什麼…… 啊?快放……放開。」蜜兒這時還端著架子…...



「蜜兒,我——要——肏——你。」我貼住她耳朵輕輕說著,一邊就開始探她胯下。



這下蜜兒可嚇壞了。她尖叫起來,拚命掙扎著,小拳頭不停的打來。但柔軟又有彈性的臀部在扭動中,卻把雞巴磨得愈加堅挺,直往股縫探。她更慌了,雙腿一夾,不讓我有下一步的行動。



「不要!爹地,你瘋了嗎?你不能這樣對蜜兒的,我是你親女兒啊,不要亂來。」



聽到「親女兒」三字,雞巴情不自禁的又跳了跳:「蜜兒,我實在忍不住了,誰叫你這麼迷人呢?」



我箍住了蜜兒的手臂:「蜜兒,看,你流了好多騷水啊,陰唇也凸起來了,你也是想要爹爹的大肉棒吧?」



蜜兒如觸電般一陣震顫,喉間不禁發出呻吟,背上浮起了一片敏感的雞皮疙瘩。但她嘴裡還是不肯放鬆:「別……別這樣,爹地,這是亂……亂倫啊,媽……要是知道,饒不了你的。要是傳開了怎麼辦?我們還要不要做人了?」



亂倫!我心跳又突然加快了不少:「蜜兒,如果讓她知道是你先穿著這玩意兒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你說她會怎麼想呢?」我極富技巧的啃咬著蜜兒圓潤的香肩,去解她健美褲。



「嗚……是蜜兒不對。但蜜兒……蜜兒是無心的,爹地,你不是一直很疼蜜兒的嘛,饒了蜜兒這一回吧。」女兒哭了起來。

似乎已經無法溫柔細緻的給予她更多的前戲,此時的我,滿心裡想的都是怎樣讓自己灼熱到發痛的肉棒鑽進蜜兒的小穴裡去。

對,小穴先要濕了才行……要把小穴舔濕了啊,我俯下頭去,靈巧的舌尖,在蜜兒的私密處碰了碰,成功的引起了她的一聲輕喘。

輕輕舔了一下後,舌尖就試探著往小穴口探入,靈巧的舌尖,沿著她的內穴的淺處繞了一圈,輕輕地抵入深處後,舌尖一卷,又刮的一層,然後探了出來,來到微凸的花核處,舌尖一用力,狠狠地一按。

「嗯……啊……」被舌尖撥弄的小穴裡面成功地淌出了一股蜜液,我滿意地笑了笑,似乎又是覺得不夠,大大的手掌從蜜兒的身後,沿著股間的線條,從後勾進來,硬是讓中指也和舌尖一起,擠入那個溫熱的縫隙裡,在緊致澀然的體內勾挑逗弄,舌尖則是按壓著小花核,不停地撥動。

蜜兒的小手胡亂的揮舞著,不小心碰觸到我的額頭,感覺到我額上已經汗珠遍佈,帶著微涼,又聽到我喉間的快速的起伏,沈重的呼吸,蜜兒心裡一軟,雖然不知道爹爹怎麼了,可這會兒他這麼想要,為什麼不能疼疼他……

心裡一放鬆,敏感的身體很快就有了濕意,我感覺到了,深入花穴的手指更是張狂起來,時而是輕輕地摩擦,時而又是重重地抽插,直搗得小穴裡面越來越滑,越來越嫩。

「對不起,蜜兒寶貝,下次爹爹一定溫柔一點,好好地疼你……」我一個翻身,將蜜兒壓在身下,額頭的汗珠低落在女兒的臉上。

蜜兒沒有出聲,只是親了親我的嘴角,溫柔地抱住了我的脖子,做好了承受的姿態。

「寶貝蜜兒,爹爹要進來了……」我悶悶地哼了一聲。

「爹爹,你……啊……」話還沒有說完,蜜兒忽然驚叫一聲,只覺得身下爹地那巨大的肉棒已經藉著剛剛舔濕的潤滑,猛地忽然插入她狹窄緊致的甬道之中,一插到底,就算不是完全的乾澀了,也讓她的花穴引起一陣刺痛。

「哦……」我感覺到自己的肉棒一寸一寸被緊致溫暖的穴肉包覆起來,觸感異常美妙,緊致的叫人歎息,這個世上再也沒有比這個更讓人銷魂的事情了……

雖然心裡已經接受,小穴也已經被舔濕,甚至還分泌有絲絲的愛液,但是我那巨大的尺寸,還是讓蜜兒那狹窄的小穴吃盡了苦頭,一時間,她被插得痛苦的皺起眉,腰部不由自主的想往後撤。

但是我的肉棒正是憋屈了很久,豪情萬丈,一展雄風的時候,哪裡容得她避開,我緊緊握住她柔軟的小腰,胯下的巨棒大力地抽出,又迅速地對準那尚未完全閉合的通紅滑嫩的小穴,狠狠地插入,又長又粗又硬的灼熱巨大肉棒一插到底,粗暴地撞在某個敏感的點上。



「啊……」我和蜜兒都叫了起來。蜜兒讓我肏了,我終於做出了絕不可做的事來,一種衝破倫理的快感讓我竟然激動得熱淚盈眶,在蜜兒汗津津的背上狂舔起來:「蜜兒,我愛你。」



蜜兒則不再掙扎,連哭泣也停止了,只是一個勁的顫抖。我慢慢抽肏著,享受那燙燙的快感,雙手按住蜜兒的乳房輕輕撫揉。硬中帶軟的觸感更使欲心動盪。絲絲愛液不斷被擠出,噴濕了彼此的私處。陰毛在摩擦下,發出了淫猥的聲音。



「嗯……喔……唷……」蜜兒鼻子裡斷斷續續、含含糊糊的發出了甜美的嬌喘,畢竟是親女兒的呻吟啊,比起別人呼天搶地的叫床來,還更刺激。



她嘶嘶吐著氣,兩手扶住樓欄,兩腿微微叉開,羞澀的翹著臀部與我廝磨。



我探頭看著蜜兒赤紅的側臉。那表情讓我十分迷醉,眼睛如霧般濕潤,發帶紮起來的烏髮,瀑布般掙散開了。髮絲在我臉上刮來刮去,發香直往鼻子裡鑽。



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幅畫面,好像現在肏的是小女兒靈兒,耳中聽到的也是她銷魂的呻吟。如果我將雞巴肏進靈兒屄裡,那感覺滋味,一定會更美妙吧?我不由的加快速度,撞在翹臀上,直發出「啪啪」的聲音。



「哦唷……好硬……哦唷……」蜜兒不顧矜持的叫了出來,額上滲著亮閃閃的汗珠。



「舒服嗎?」



「嗯……棒……」



我大力一挺,將龜頭直肏陰道最深處,與蕊心緊抵在一起,猛烈研磨著:「有多棒?」



「呃……就這樣……」蜜兒答非所問的將臀部用力向後頂。陰道肉壁蠕動收縮著緊夾住雞巴,蕊心含著龜頭不停吸吮。



我清晰的感到她富有彈性的大腿在抽搐著,陰阜發燙。接著蜜兒粗重的長哼一聲,陰道深處噴出了一股熱流。



龜頭被陰精澆得又麻又癢,精關再也把持不住。



「嗯……蜜兒……你也很棒……唔……」我抽出雞巴,一股濃烈的陽精噴射在她雪臀上。



蜜兒全身直抖,要不是我抱著,只怕早軟倒在地了。我把蜜兒扳過來,堵上了她溫軟濕潤的嘴,香津灌入我口中。蜜兒發出嗚嗚的聲音,模糊的雙眼流出了高潮的淚水。她也摟住我,含住舌尖吸吮著我的唾液。兩舌交纏,彼此享受著近親相奸高潮過後的餘韻。



「我都快透不過氣了。」熱吻一陣後,蜜兒喘息著把唇移開,小鳥依人般靠在我肩頭。



中飯我們叫了外賣。蜜兒吃了一點就不吃了,然後一聲不響的看著我進餐。她端起牛奶送到我嘴邊:「喝這個,我加了許多蜂蜜呢。」



我笑了起來:「這算是補充我的損失嗎?」



「呸,你真是的,人家好心好意要給你多加點營養,你怎麼老往那想啊?」蜜兒嘴上雖這麼說,但小手卻放肆的伸進了我褲襠,塗著蔻丹的細長手指纏繞著雞巴,溫柔捏摸著:「爹爹,你這東西真醜。」她又喊我爹爹了,但聲調裡滿含著蕩意。



「那怎麼樣的算漂亮呢?」



「哈哈,著急啦?我開玩笑的。女孩子都喜歡醜陋的雞巴。」這淫蕩的話語配上她嬌美的臉,真是令人銷魂,雞巴又硬了。飯是吃不下去了,我只能呆呆坐著,任蜜兒所為。「你……你去洗一洗……」



「不是剛洗過嗎?再說我還在吃飯呢。」



「洗完了再吃。」蜜兒不容分說的一個勁把我往外推。「洗乾淨了嗎?」蜜兒把我拉到客廳,一把扯下浴袍,推在沙發上,鼻子湊近上下左右聞著,像只可愛的小狗:「嗯。現在閉上眼睛。」她媚眼如絲的命令著我,表情有點緊張,臉上滿是紅潮。



我順從的閉上眼。感到一雙溫軟的纖手握住了雞巴。幾乎與此同時,一股濕濕、熱熱的感覺包圍了龜頭。



「啊……」蜜兒在為我口淫!雖然心中早有所期待,但真的發生了,還是讓我激動不已。我禁不住叫了起來,快感瞬間流遍了全身。



睜開眼,見蜜兒正張著粉色的唇瓣,吞進雞巴,直到龜頭頂入喉嚨深處。香唇吻上陰囊,接著再一點一點吐出。小手托住陰囊,輕柔有節奏的握捏著睪丸。口腔不可能像陰道那樣給雞巴以同樣的緊縮包裹,但舌尖在龜頭上靈巧的掃動和牙齒偶爾的刮碰及溫熱唾液的浸泡卻可帶來別有風味的快感。隨著心臟的急速跳動,雞巴一漲一縮,拍打著她的檀口。我忽而想到此時若是妻子在給我口淫,會是什麼樣子呢?一瞬間,腦海浮出優雅端莊的妻子裸著身子,張開性感小嘴,含住我青筋暴漲的巨大雞巴啜吸,兩腮漲得鼓鼓,並發出快樂的呻吟聲。雞巴在邪惡的想像中不由得又漲了幾分。



「唔……」蜜兒蹙著黛眉,擡起頭來,發現我正看著她口淫,便吐出雞巴,不滿的瞪了我一眼:「壞爹爹,誰叫你睜眼的。」



「不嘛,我就要看,蜜兒這樣子最美了。」



「你……你討厭……」蜜兒嬌嗔的啐了一口,但清澈見底的秋水杏眼中卻漾起了一個溫柔至極的微笑,笑中又充溢著火一般的激情。她重新垂下頭,頑皮的作出要咬的架勢,火紅溫膩的舌尖伸出,開始在龜頭上遊走,一次又一次的畫圈,搓動包皮系帶,頂開尿道口。



我頓時一陣酸麻,尿道口又滲出了粘液:「嗯……鹹鹹的……」太陽西移,房間變暗了。



而蜜兒蕩漾著水波的雙眼,就顯得格外晶亮:「壞蛋爹爹,舒服嗎?」蜜兒俏皮的斜著臉,嬌柔的問。



「蜜兒,我愛你!」我伸手去撫摸她的臉。



心愛的女兒肯把雞巴銜在嘴裡,那份感激,那份佔有感,實在是無法形容。



蜜兒開始劇烈的擺動頭,長髮不時掃到我肚皮上,癢癢的。同時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終於,尾椎傳來一陣麻酥的感覺,我挺直了身子。蜜兒感覺到了我的變化。她擡頭閃開,一股白漿高高的沖向天花板,隨後是第二股、第三股……



我情不自禁的大喊出來,身子也隨之強烈的抖動著。蜜兒撲在我身上,用散發著腥味的嘴唇不停吻著我的臉和胸膛,喃喃著說:「爹爹,爹爹,蜜兒連嘴都用上了,你總滿意了吧?」



新的一周開始了。



而蜜兒自從衝破亂倫禁忌後,顯然也迷戀上了這種激情與快感,時不時的要和我幽會。我把每次的情景都記進了日記,還剪了幾根她的陰毛夾在日記裡。我知道,淫亂已經無法停止了。就像掉下萬丈深淵一樣,隨它去吧。於是我把下個目標鎖定住了小女兒。一來她很迷人;二是畢竟她只有13歲,羅莉誘惑……
评论加载中..